换了域名,迁移了博客,作了一个重要的决定。

朝花

记得最早接触到的游戏是在那个每个月流量 5M 的时代,在肉眼看得清屏幕像素点的诺基亚手机上偷偷下载的小游戏。一打开就会出现 Java 经典的咖啡杯,让我一度以为 Java 是某个知名游戏公司。

长大一点,家里终于有了第一台电脑,一到假期,我就搬个小板凳坐在电脑旁边看我哥打游戏。「真三国无双」、「GTA」、「魔兽世界」,还有很多只记得画面但叫不出名字的。等到哥哥不在家时,就和我弟弟一起挤在电脑前,偷偷打开 GTA 。我,是那种开个车都会遵守交通规则,绝对不闯红灯的好好公民。我弟,是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、以袭警为乐的恐怖分子,招引来特警、直升机的缉拿是最寻常不过的,然而每局也会在 10 分钟内就 Game Over 。

我们两个人点完一圈桌面上的图标,就转战了当时流行的 Flash 小游戏网站 4399 。我可以在模拟经营分类下从第一页玩到最后一页,我弟最喜欢拉着我玩双人小游戏「僵尸危机」。作为共同抵御僵尸的队友的他,总能“不小心”将我一枪毙命,然后一脸真诚又惋惜地对我说“相信我,我只想把你打残血,没想把你打死的!”

每年暑假的必备娱乐项目:三国杀以及和同学联手称霸 QQ 游戏大厅,我最拿手的是连连看。

“为什么你连连看那么厉害,胜率保持在 80% ?”“但是我泡泡堂每次都是第一个被炸死的。”“嗯……大概你们家电脑的键盘比鼠标性能差。”

再后来,经过我和我弟两人精心地合计,一致决定拿着积攒多年的压岁钱买新出的掌机 PSP3000 。能联机的游戏就一定会叫上对方一起,我喜欢「啪嗒砰2」就拉着他刷 Boss 搬蛋,他喜欢「怪物猎人」我也只好拿出我实在堪忧的操作,用弩在怪物背后放放睡眠弹还是麻痹弹。

好像是从「兰岛物语」开始, PSP 就成为了我的乙女游戏神机。不会日语,就去各大论坛注册下载民间汉化版。相比起那些画风精致华丽的纯剧情类型,我更喜欢带养成元素的「金色琴弦」和有 RPG 要素的「遥远时空中」。

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做一款游戏并不是那么难的事,尤其是发现了 66RPG 和橙光这样的工具。彼时我压根不懂游戏开发要有程序、美术、策划,只知道 Flash 解包出来的立绘需要用 PS 仔细处理、故事脚本需要耐心打磨,而对那个年纪的我来说,最难的莫过于程序脚本的学习。

这大概就是让我下定决心在大学时填报软件工程专业的原因之一。

拥有自己的电脑后,立马下载了一个垂涎许久,不管重装几次系统也要保留的游戏,「模拟人生」,我的学生时代似乎永远有着它的影子。

花十几天去下载 mod ,花 20 个小时造房子,花 10 个小时捏人,花 1 小时截图拍照。最后进入家庭界面开始游戏,然而低配置的台式电脑带不动大量 mod ,卡到让我想掉眼泪,不得不在那几个 G 的自定义物品里披沙拣金。

乐此不疲。

因为模拟人生,我学会翻墙到外网,学会如何修改注册表,遇到错误码去网上搜索解决办法,安装排查各种 mod,也明白了想要突破 2G 内存限制就不得不装 64 位系统。

因为模拟人生,我似乎拥有了许多中学生不应承受的智慧。

模拟人生使我熟知各种配置参数游戏报错,拥有一颗强有力,遇到 bug 万分冷静,对任何游戏都充满爱和耐心的心脏。

网上下载的 mod 渐渐无法满足我稀奇古怪的想法,我想自己设计自定义物品。横跨在我面前的是建模贴图这个大坑,在当时的环境下,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接触这些,从此这成为我的 todo list 上的第一条。现在想来如果当时填报了美院,不知道还会不会选择现在这条路。

上高中之后,我疯狂迷恋上了音游,每到周末必去机厅,即使是在最紧张的高考前。去机厅从很久以前的“拿奖券换奖品”变成了出勤打音游,棍子抡累了,就去戳方块。方块戳累了,就去玩弹球。手玩累了,就去轮脚。可能在别人眼中,我做着无聊又不务正业的事。玩了一两年,我的水平比起能在排行榜上敲下名字的大触们来说,根本拿不出手。相较于竞技排名与分数,我玩音游的原因只是它带来的简单纯粹的快乐,以及对太鼓和 BEMANI 系列的原创曲的喜爱。

这就是我和游戏的故事,不具有多少价值,不算新鲜,不算好玩,也没什么可发人深省的,只是一些琐碎的事,是我想做游戏最根本的原由。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。即使这样的说辞未免让别人觉得有点装逼,让我羞于启齿。

夕拾

大学里,我用了一年的时间从毫不相关的工商管理转到喜欢的软件工程专业,想着这样大概就能离想做的事靠得更近了。但事实是,除了大二参加的小小的比赛与游戏算扯得上关系外,我完全投入到了前端开发中。可能是因为喜欢设计的原因,也可能是加入了小百合工作室的原因。总之回过神来,等到想投简历找实习时,才恍然发现原来在前端这条路上走了那么远。

好像获得很多,却又一无所获。

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命运使然,最后给一家手游公司发去了简历,前端开发岗。之后的经历有些曲折,先是被“骗”到视觉设计岗实习了 1 个月,在机缘巧合下又跳到了同一个团队做 Unity 客户端开发。我没有太多游戏开发的经验,多多少少有些不安和犹豫,庆幸遇到了热心又同样喜欢游戏的同事,实习时给予了我很多帮助,算是胜任了这份工作。记得离职那天想故作潇洒,回去后却失眠了许久。

春招的时候,我曾经一度的陷入一个困惑之中:我未来想做什么?一边是付出了大半个大学时间做的事,一边是连自己都不忍戳破的游戏梦。这个困惑持续到收到了 A 公司前端实习的 offer ,依然举棋不定。在这样的心情和状态下,我选择了去杭州 A 公司实习。不管怎么样,先试试一条路再说,当时是这样想的。

但是这个月过得尤其苦闷抑郁,比起一个人身处异地的孤独感,更多是因为做着不再那么热爱的事。上班慢慢地变成了敷衍和应付,唯一的乐趣是下班回到住处后,对着自己的项目敲敲打打。

我从不喜欢做浪费时间而又无意义的事。转正面试一过,我就雷厉风行地递交了离职申请,吃火锅,回家。可惜在这天忘记放烟花庆祝一番。

这个时候我好像又回到起点了,放弃了最想去的实验室读研的机会,放弃了推优保研,能做的只有孤注一掷。

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摸索,也得到了不少朋友前辈们的帮助和指引,现在总算有了一个明确的想法:想做游戏,想成为技术美术。

我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在电脑前玩着「模拟人生」的小女孩。

不知道十年后的自己会不会后悔,但是如果不这么选择,十年后的我一定会后悔吧。


最近看到这篇文章《模拟人生》,女孩们的厄里斯魔镜,深有同感。